武汉aa69助孕

武汉aa69助孕 > 武汉代生 > 记孙中山南下护法后十年间粤局之演变:炮击莫荣新之始末

记孙中山南下护法后十年间粤局之演变:炮击莫荣新之始末

时间:2024-05-08 作者:admin 阅读:152
标签:

罗翼群著

中山先生炮击莫荣新有两次,一次在援闽粤军未成立之前(约在1917年11月中旬),一次在援闽粤军已成立之后(1918年1月3日)。但前一次因炮未响而作罢,且事关秘密,故鲜人知者。兹分别忆述当时实况如下:

1918年5月28日,孙中山离广州抵梅县时,与前来迎接的谢逸桥、谢良牧等合影

中山先生南下护法三月,外而西南群帅意见不一(兼有政学系岑春煊、李根源及其他官僚政客在背后作祟),内而广东军政当局不听号令,形同割据,飞扬跋扈无异于北方军阀,徒建大元帅空名于上,而护法运动迄无进展。中山先生对当时局面极表不满。广东督军莫荣新为桂系头子陆荣廷之爪牙,事事听命于武鸣,视军政府如无物,对军事及财政更多方掣肘,而粤人痛恨桂系之压迫剥削的程度,亦不减于对龙济光。中山先生于愤慨之余,乃决定对莫荣新之跋扈专横有所膺惩。其时援闽粤军尚未成立,约在1917年11月中旬,中山先生密令所属海军驻省河舰只做好战斗准备,同时并令听命帅府各陆上部队俟海军发炮后即起而响应。时除命朱执信直接指挥驻河南(广州人将珠江南岸称之为河南——编者注)之李福林部队外,并命罗翼群分别秘密联络驻在河北(广州人将珠江北岸称之为河北——编者注)之司令黄明堂(驻白云山郑仙祠一带)、魏邦平(驻广州东山一带)及林虎部梁鸿楷营(驻燕塘)约期出动进攻莫荣新之督署(在越秀山下,即今之中山纪念堂地址)。梁鸿楷当时已答允一闻炮声即率全营袭取隔邻之苏世安炮兵团,同时并约定由罗翼群所领之炮兵学生莫昌藩、彭凯勋、梁耀宗、王昭荣及伍汉屏等,进劫炮兵团,得手后即开进牛王庙阵地,掩护步兵进城。约期既届,是夜,我率炮兵学生及其他军官共十余人,先到沙河息鞭亭酒店开房,佯作雀战消遣,准备闻炮声即出动,但候至天明仍未闻炮声,我乃即乘马车至东堤渡江入大元帅府询问究竟。始悉中山先生昨夜未登军舰,临时改至中流砥柱炮台亲自指挥台兵(已预先约好的)发炮,奈因炮是三十年前彭玉麟来广东任海防大臣备法军侵略越南时所制的旧炮,药包潮湿,轰不着火,中山先生因已疲乏即回府休息,并嘱有关人员和部队改期再举。是为第一次炮轰莫荣新流产的经过内幕。

第二次炮击时为1918年1月3日。此时援闽粤军已成立,在准备期间,中山先生命朱执信任指挥陆上军队之责,并命许崇智、罗翼群协助陈炯明响应举事。由于准备期间联络运动各部队范围较广,计划事先即被泄漏。当时中华革命党内及军中一些主要干部意见仍未一致,或以为中山先生此举过于冒险,但中山先生态度坚决,不为各方动摇意见所沮。2日夜间,张继及方声涛(滇军师长)二人来帅府劝阻中山先生。中山先生正告二人:“吾意已决,汝等不应多言。”并令二人暂留帅府一室(直至翌晨炮击完毕后始命离去),防其外出泄漏是夜军事行动云。是晚八时许,许崇智和我两人同到帅府,中山先生嘱我们即去惠州会馆粤军总部通知陈炯明准备响应。我们辞出帅府时,许谓时间尚早,邀同我先到东堤宵夜后再去粤军总部。我们到总部时已近夜半,陈炯明、邓仲元二人尚未就寝,还询问我等深夜来此何故。许即出示中山先生命令,并告陈、邓二人,中山先生准于深夜十二时许亲登同安军舰,并命豫章军舰随行,准备同时向督军署发炮。陈炯明闻言深表惊讶,初谓海军未必听命,即使海军听命,陆上部队亦未必轻动,言辞间颇怪中山先生此举轻率,且以事先不与彼个人商量为嫌,大有袖手旁观、一笑置之之意。我等坐谈未一小时,即闻炮声数响,俄而响声渐密,同时,游击司令李安邦已遵令率小兵舰巡江,向长堤桂军驻兵机关如江防司令部等用机枪扫射。许崇智乃问陈炯明此刻可以下令出动否?陈曰:“我现所部都是新拨来的部队,素无一点情感恩义相结,事前又未对官兵说明,一纸命令,恐不生效,甚或败事。”我便插言:“梁鸿楷一营总可以先发动,前次曾由我手送梁五千元为发动费,梁曾坚称誓死有以报命,我今自去梁营发动何如?”陈阻止我说:“梁营一营,力量太薄,有什么用?”仲元亦说:“稍待一下,看执信方面情况如何再定可也。”(执信是时在双门底拱北楼担任临时指挥驻江北已联络的部队)我等数人在粤军总部待至天明,除闻李安邦巡舰不时向长堤桂军机关扫射外,未闻任何一部陆上部队有所响应。而最可怪异的,是桂军方面绝无一枪还击,事后得悉莫荣新事先已得密报,曾集合其谋臣策士商量对策,莫的参谋长郭椿森力主镇静,不予还击,谓“还击则彼众我寡(时在省垣桂军不过四五千人,而滇军及粤军共约一万五千人),决无胜算,不还击,人将谓曲在中山,彼将更成孤立”。由于莫荣新采取郭的不理睬政策,加以陆上之滇、粤军不起而响应海军的发难,事态遂没有扩大,而中山先生讨莫计划又告失败。中山先生并因过度疲劳致病,休息了数日,莫荣新还曾假装若无其事,亲到帅府向中山先生问疾。当时人谓:“陆阿宋(陆荣廷为土匪时所用名)及其伙伴,能做到今日地位,也是有他们一手的。”从莫荣新应付中山先生的炮击一事看来,其阴险诈伪亦可见一斑。(有人说,莫荣新还曾买凶——拱卫帅府之福军连长胡新行刺中山先生,被侍卫察破,而由李福林借故把胡新枪决云。附记以备参考。)

记孙中山南下护法后十年间粤局之演变:随中山先生南下护法见闻

记孙中山南下护法后十年间粤局之演变:援闽粤军成立前后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